undefined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不敢說「敏感」是我的天賦,但我很清楚,「敏感」是我的一項明顯「特質」。

         我的感官非常靈敏,可能數倍於一般人。記得我踏入職場的第二份工作,公司位於大安區一棟大樓的二樓。每到下午兩三點,我會聞到一股香味,然後告訴同事:「樓下『惟X爾』的麵包好像出爐了喔!」同事們後來也聞到了,但那是過了至少五分鐘之後。

         幾年前某個週末與家人一起外出吃午餐,餐後外子說要彎到南昌路一家桌球店,貼個桌球膠皮。進入桌球店之後,不知為何我感覺站著不太平衡,好像地板不平,就說我想到店外面去等。外子和女兒說明明就還好,只覺得我奇怪。這時候老闆說:「是呀,我們這裡的地面是有一點點斜,但別人都沒感覺,太太你很敏銳喔……」事後外子笑說我簡直是童話裡那位「豌豆公主」(疊了好多層棉被還被底層的小小豆子弄得睡不好)。       

        我的敏感不只在身體感覺,心靈也細膩易感、腦子常常很忙。開車的時候習慣聽音樂,有時候樂音席捲而來,灌入內心如浪潮拍岸,我會感動到心靈飽脹、眼眶濕潤。日常的晨泳,下了水專注划著自由式節奏,腦子裡常常靈感泉湧,以致於我上岸梳洗完成之後,往往第一件事就是拿出紙筆快速記下剛剛滑過腦子的文思與字句。平常在臉書上的札記分享,許多都是在游泳的時候「順水成章」的。

         常常有人告訴我,我的文字觸動輕撫了他們內心,好像知道他們在想什麼;也有人說我的文章溫潤細膩,充滿感性洞察。愈來愈多讀友的回饋,讓我更確定自己確實在思考、觀察、感受和表達上,是一個「高敏感」的人。

         在一般可見的條件下,我應該很容易被歸類為幸福快樂的勝利組;但身心都敏感,並且很年輕就生了重病的我,其實有很長一段時間過得不太快樂。纖細易感,容易受外界刺激,也容易被內在念頭帶動,形成情緒纏繞。 我曾經討厭這樣的自己,為什麼不能像別人一樣健康又開朗?直到十年前,我培養了固定游泳的習慣,發現運動能阻斷我敏感憂鬱,提升幸福感。於是我知道:對付「敏感」帶來的副作用,「運動」是最佳的平衡與療癒之道。

         除了身體的行動,我也努力在心靈上培養「覺察」的習慣。有別於年輕時候厭棄自己纖細敏感,我學習先「接受」這樣的自己。下一步,當我看見自己「老毛病」出現時,要能警醒地把自己分開成兩個人,告訴自己:那邊那個敏感、「想很多」的人不是我。跳出來,也不去細數那些「感受」,避免讓它立體若真。分成兩半之後就不會陷入鬼打牆,如此,就能讓自己維持在中道。

      前不久我上網發現一本新書─《 高敏感是種天賦:肯定自己的獨特,感受更多、想像更多、創造更多》(三采出版),還有個「敏感度」線上測驗,我立刻點進去測試。毫不意外,我得了「94」的高分,遠比家人高出許多。我很快找了書來讀,發現書中談到「高敏感」者常見的特質和心理狀態,蠻能呼應我的經驗。作者的觀察和分析很細膩精準,提出的解決之道和建議也頗有建設性。

讀完全書,我認為本書針對「敏感」做出細膩的「導/倒讀」, 有助於敏感者更認識和肯定自我,並且了解這個氣質可以良性發揮,發光發熱。雖然這樣的書看起來是「敏感者」的救贖,但也很適合「非敏感者」來讀,如此他們能有機會了解「玻璃心」的背後不只是莫名其妙;可以多一點同理心,明白世界上每個人都不一樣,每一種人都不奇怪。

       高敏感的我,閱讀一本對自己「知之甚詳」的書,我採取的態度是「了然於心」,但也避免處處「對號入座」。見山是山,見山不是山;到了這個年歲,我已經愈能明白要好好認識並接受自己。「高敏感」的標籤和定義,我不依附套用,而是希望與「敏感」保持一種「適時出入」的流動關係。對他人,我要能敏銳地同理和體察對方的需要;對自己,因為細膩易感和豐沛想像,我能充分享受獨立的內在世界,優游於豐富的藝術天地和精神生活。

充分明瞭「敏感」的自己,但記得從自己身上撕下這個標籤和刻板印象。了解它、 然後放下它, 這是我與「敏感」和平共處的方法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rene0210 的頭像
irene0210

Irene的安心小窩 ─ A Cozy Little House of My Own

irene02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