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樓春IMG_7119 縮小.jpg

 

「歸時休放燭花紅,待踏馬蹄清夜月」。

     年少即喜歡吟誦古詩詞,至今熟年,已經忘記了不少,然而來自李煜的〈玉樓春〉這兩句詞,卻始終沒有從記憶中淡出。

初老忘性漸熾,仍能記憶鮮明,必然有一點背景故事。大學時期,我除了修習本科系的課,也會到中文系旁聽一些有興趣的文學課程,吳宏一教授的「詞選」就是其一。記得吳老師每次上課從不帶課本,一在講桌前坐定,先拆下手錶放好,接著眼神望向「遠方」,就「憑空」朗誦出當天要上課的每一闕詞,並用簡練的語言精闢解說。

老師的記憶力和學問讓我非常驚奇,我告訴非文學院的男朋友(就是現在的先生),他也好奇地想來聽聽看。有一次「詞選」課,男友來旁聽了,老師一樣放下手錶後,就開始默唸講解李煜的〈玉樓春〉。我不知道讀自然組的男友被我拉來上中文系的課,是否像我一樣興味盎然,不過下一次我們碰面的時候,他狀似神祕地遞了一個「金石堂」的牛皮紙袋給我。我拿出一看,發現是一張薄薄的宣紙,原來喜歡書法的他以行楷書寫了〈玉樓春〉的末兩句,要送給我。

記得當時他好像這麼說:「最後兩句感覺是『絢爛歸於寧靜』,我很喜歡。」

後來男朋友成為人生的牽手,至今已經二十多年。中間搬家兩次,這張書法似乎就夾藏在時間的某個縫隙中,一直沒有再出現。前不久整理櫥櫃時,在一堆年輕時代的舊文件裡,這個牛皮紙袋突然出現了。打開泛黃宣紙,「歸時休放燭花紅,待踏馬蹄清夜月」的墨跡穿越時空而來,對照現下的外子,因為工作十分忙碌,已經很久沒有再優遊筆墨。倒是我,因為女兒讀國小的時候帶她去書法教室,勾起自己小學時期對書法的擅長與熱愛,就一起跟著老師習字,至今已經過了七年多。

這張宣紙翩然現身,讓我心生一念:「不如我也用書法來寫寫這兩句詞?」我展開宣紙,提筆斟酌字形與章法,一邊咀嚼跟著躍然紙上的年輕歲月,一邊重新品味這闕忘卻又熟悉的〈玉樓春〉。

這闕詞前六句善盡「色、香、味」的豐美描寫宮廷歌舞宴遊之樂,在視覺、聽覺、嗅覺、味覺皆盡興後,最後兩句,由感官享受轉為清淡高雅的心靈情調。學生時期只知道李後主用高明的文字,描寫歡樂不落鄙俗;如今以熟年心情重新溫習,歲月讓我對舊詞有了新感,這番品讀也巧妙呼應我對現階段人生與情感的了然。

有人說理想的夫妻永遠親密如「戀人」,而我與外子的相處,卻是愈來愈像「朋友」。當青春與熱血隨著年華流逝,甜蜜與激情少了,卻多了對彼此的感謝與尊重。中年生活的情調與氣氛,也愈來愈不是盡興宴遊的感官饗宴,而是踏月而歸的心靈享受。

此時的情感與人生,是否還需要火把蠟燭通紅點亮?毋寧就讓達達馬蹄,伴隨自己踏上心靈歸途,由絢爛歸於寧靜。

重新以筆墨詮釋當年收到的「歸時休放燭花紅,待踏馬蹄清夜月」,我愈加明白:如月光溫潤,如夜晚寧靜,這是人生淡而有味、細水長流的幸福與滿足。

 

李煜 玉樓春

晚妝初了明肌雪,春殿嬪娥魚貫列。鳳簫吹斷水雲閒,重按霓裳歌遍徹。

臨風誰更飄香屑,醉拍闌干情味切。歸時休放燭花紅,待踏馬蹄清夜月。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rene0210 的頭像
irene0210

Irene的安心小窩 ─ A Cozy Little House of My Own

irene02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