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SC_4312馥蘭朵 燭與花 縮小  

今年是高中畢業三十年,幾個月前因緣際會加入重聚活動的籌劃,其中一項活動為出版一本紀念專書,由同學們座談或投稿分享自己的人生與工作經驗。在各行各業的分類裡,包含了「家庭主婦」這一行,而且這不算一行的行業,還被賦予一個精巧又稱頭的名銜─「家庭CEO」!

 我從三十歲就「入」了這一行,在我們的同學裡算是資深,於是成為供稿人之一。過去不是沒寫過關於主婦和全職媽媽的雜感,不過要自封「CEO」,以回顧角度來書寫一篇,可是頭一遭。不容易也難得的經驗,就當成是一個紀念吧!

 

我從小就成績很好,雖然我有文學夢,但媽媽仍設定我未來當醫生。上了北一女,發現自己數學有點弱,我不想考自然組,媽媽與我協議改考法律系當法官。後來我在國文、英文這兩科的成績表現與熱情愈來愈強,於是跟媽媽鬧了革命,逕自以台大外文系為第一志願,聯考時也如願以高分進入。畢業後接著進入外文研究所並擔任助教,矢志成為一名文學研究者。

           但這個學術夢想並沒有實現。三十歲時我生了一場大病─ 全身型「重症肌無力」,一種無法根治的自體免疫疾病,讓我眼皮下垂、四肢無力,發病兩週後我已經無法言語和吞嚥任何食物。在台大確診後,經歷胸腔手術與類固醇治療,我幸運地撿回小命,病後的我外觀與常人無異,但「肌無力」的陰影卻無所不在。由於無法工作與正常社交,我就此隱居養病。原本以為無法生兒育女,養病一年後我幸運懷孕了;但生下女兒以後,體弱的我要成為全職媽媽,新的一波挑戰才要開始。

         還記得剛生產完去看我的神經內科主治醫師,他問我:「妳家裡有長輩同住嗎?」我說沒有。我以為醫師擔心我體弱需要他人照顧,沒想到醫師意味深長地說:「最好是沒有長輩住一起,不然妳會更累,更沒力……。」驚訝之餘,我慢慢想通:原來我們這種病人容易被誤認為是裝病、懶惰,若遭到長輩誤解而產生心理壓力,會使病情惡化。醫師的提醒讓我體認到:自己終生多少要承受一種不被理解的孤獨,而這樣的我要成為主婦與媽媽,勢必要能在「限制」當中學會獨立與承擔。


        女兒滿月回家以後,第一天我就面臨一個嚴峻挑戰。原本外子說好要早點下班回來跟我一起幫女兒洗澡,無奈他臨時要加班趕不回來,於是我決定試試自己來洗。端午時節燠熱的傍晚,我在浴室裡放好熱水,左手腕環抱著小孩頭頸,右手撫觸她軟如棉花的小小身軀,心臟因緊張而砰砰跳,汗水自額頭一滴一滴落入澡盆;所幸剛滿月的女兒不哭不鬧,讓我順利幫她清洗乾淨、穿好衣服、餵奶完成進入夢鄉。

         這次成功經驗奠定我獨力在家帶小孩的信心。沒有請鐘點保母幫忙,是考量到說話口齒不清又費力,與其花口舌與保母溝通,不如學著適應利用女兒睡覺的時間來調節體力。電話響了都交給答錄機接應,需要回覆就靠電腦寫email,避免開口浪費寶貴體力。每週找一天開車帶女兒回去媽媽家放鬆和喘息,其他時候就盡量摸索出適合自己的生活節奏。

         對我來說,這個時期的生活基調是「突破」─如何在體力不佳與全職媽媽被小孩綁住的雙重限制中,經營還算理想的生活品質。白天一對一與孩子相處,我必須動腦筋設計活動讓孩子自處﹝而不是讓電視幫我當保母﹞,並同時做好所有家事及煮好三餐;想外出透氣,就自己開車帶著嬰兒及所有配備外出,並學會在百貨公司把嬰兒車收進女廁中以免嬰兒落單;耐心訓練女兒,讓她順利在不到兩歲脫離尿布、自己上廁所……等。這段時間,每天關在小小的家屋裡仍持續給自己微小的挑戰與目標;我告訴自己,即使是當全職媽媽,也要有點點滴滴的累積與提昇。

         孩子就學以後,我的生活略微鬆綁,這時候我較有餘裕來思考和「研發」─如何在「家」這個小小的安居裡,發揮自己的特質、興趣與專長,疊架出屬於「家屋」的美好秩序。以煮飯來說,雖然麻煩其實不難,七分勤勞搭配三分思考,就能盤盤精采上桌。我喜歡研究與分析,研究生時期沒用完的資料卡,就拿來整理成個人版的廚事札記,卡片的正面反面記錄了市場與廚房裡的各種理論與實務,並附註個人實作經驗;一整疊完整的資料夾,不論家常與宴客都非常好用。我愛乾淨、也擅長分析與整理,在我眼中各種紙盒、禮物盒都可用來規劃櫥櫃與抽屜裡的空間格局,良好的收納與佈置讓家屋顯得更明亮、潔淨,家人住起來更舒適。

         我喜歡學習,在理家與育兒的架構下,盡量創造機會讓自己學習成長。因為沒有上班的收入,我把孩子上安親班的費用省下來,自己陪伴。從孩子出生我就與她進行語文的生活實驗,我跟她用台語對話,也玩玩英語,上國小後引導她一起讀書、寫作文,省錢並享受教學相長的樂趣。孩子學游泳,我也跟著跳下水,在游泳教練體諒我肌肉無力且小心指導之下,學會了高中以後一直都沒學成功的自由式換氣,也順勢學會了蛙式與仰式。帶孩子去音樂教室學鋼琴時,趁機重拾將近三十年沒碰的鋼琴,孩子的發表會上也上台軋了一角,彈奏蕭邦圓舞曲;在孩子的書法教室,重溫從小就熱愛的書法,從楷隸學起進而揮灑行草。隨著孩子升上國小高年級,我的時間更有彈性了,開始書寫部落格,滿足自己從小對書寫的熱愛,也安頓了心靈。

 現在女兒已經上高中,不再需要我時時刻刻陪伴,共處多年的肌無力症也逐漸緩解。我慢慢脫離母職與疾病的桎梏,愈來愈能享受得來不易的自由。然而這份自由,在社會上常常被賦予刻板印象,不是被說成「時間很多」、「很閒」,就是被形容為「不用上班在家當貴婦」、「很好命」。

 每當自己被人家說是好命貴婦,我會笑笑回說:「是的,我是『跪』著擦地板的跪婦。」主婦的工作瑣碎重複、沒有薪水、頭銜與升遷,很難有成就感和自我價值感;與同學朋友聚會,當大家聊著各自的工作與八卦,主婦很容易成為座中最安靜的一個,因為大家對她的生活不太有興趣。

 然而主婦的貢獻如同我們呼吸的空氣,看不到、摸不著,沒有它卻很難活得好。肯定這一點,主婦就可以把刻板印象放一邊,用自己的觀點來定義「自我價值」。沒有上司與同事,時間全由自己管理,工作自己調度,節奏任我安排。打理家事、照顧家人、安頓自己,也是一門專業而精巧的管理學。時間的「彈性」是主婦的最大優勢,善用這個特權來充實自我、豐富生活,誰能說主婦是懶散一族?因為沒有頭銜與升遷,我得以真實面對及認識自我,對真實與假相愈來愈有辨別力。當我對世俗價值漸漸免疫,我的心靈就「升等」了─把自己的心照顧好,才是永恆的幸福與快樂!

 身為主婦和全職媽媽多年,我常常聽到別人對我的惋惜﹝或許也可另類解讀為讚美﹞:「妳學歷這麼高,這麼優秀,待在家裡太可惜了……。」年輕時,我曾因為這種「可惜」而鬱悶自憐,甚至影響夫妻和家人關係。這些年來,我愈來愈明白:在「家」這個小宇宙裡,「平衡」才是究竟的真理─成全而不競爭、定睛於整體平衡而不是各自的平等,個人得失就消融在「家」的圓滿當中了。

         回顧十八年帶病的主婦生活,從綑綁到自由,有不同階段的突破、發展與創新。雖沒有繽紛輝煌,有幸能從徬徨走到篤定,在有限中創造無限。一花一世界,家庭雖小,我也可以是個清爽俐落的CEO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rene0210 的頭像
irene0210

Irene的安心小窩 ─ A Cozy Little House of My Own

irene02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