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月的紫藤 縮小.jpg

星期四早上,我出門前收到來自高中同學美珍的訊息:「共筆部落格上有給妳的留言,請看一下,我還沒核准露出,就看你覺得適不適合露出……

部落格管理員美珍問我對留言的意見,難道是有人來「踢館」嗎?這篇文章〈開發自己的沃土─我的全職媽媽教養心路是我兩年前的投稿,響應美珍為了我們高中畢業三十重聚而設立的《姊姊的生涯筆記本》共筆部落格,我以「職業」的角度來思考和詮釋自己「全職媽媽」這個角色,也談及對教養的摸索與省思。會是什麼樣的留言,讓美珍特地發信來問我呢?趕快往下看看美珍的轉貼,發現這則留言全部以英文書寫:

Hi Irene,

As an avid reader, I feel both glad and sorry to read this just now. You're the real Irene two decades ago I met, a sensitive and sensible woman.

Shakespeare said,

Frailty, thy name is woman. I better respond, Braveness, your name is Irene.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(以下省略)

我當時正要出門,一眼瞄到留言裡竟然還有莎士比亞的名句:「弱者,你的名字是女人!」,匆匆之間看得一頭霧水。仔細再看,發現不是來踢館的,因為留言者引用莎士比亞是用來反襯自己後面的延伸:「勇者,你的名字是Irene。」哈,看來像是讚美呢!

「妳果然是二十年前的Irene沒錯,善解人意、明智……」二十年前認識我的……是誰呢?往下看文末署名,是男生的名字。一兩分鐘後,我終於想起來了。叫我Irene,喜歡用英文和引經據典,常常跟我談文學,他是我出社會後第一份工作的老闆T.C.

     經過二十多年,前老闆竟然出現在自己版面,令人驚奇,不禁讚嘆網路跨越時空、無遠弗屆的威力真是強大!巧合的是,我寫這篇文章正是以這個工作經歷開頭,我寫著自己從研究所畢業、結婚之後進入一家外商公司,有男性客戶從主管那裡得知我的先生是醫生,對我說:「妳在家舒舒服服當少奶奶就好,何必辛苦出來上班….。」我聽了正色回答:「我爸媽栽培我讀這麼多書,不是要我當家庭主婦的!」文中的這位「主管」就是T.C.。

前老闆從茫茫網海浮出,記憶中的應該還是二十多歲時帶有傲氣的模樣。猜想他從文章裡看到我因病轉折的人生,應該會感到意外,甚至惋惜,因此在文章後面留言幫我加油打氣。

這則有點「縹渺」的留言,彷彿一條時光隧道,熟年的我在字裡行間穿越了二十年光陰,回到那個外商公司辦公室。如果不是前老闆T.C.出現,我已經很久沒有回憶起那個當年,也不會與那個年輕的自己再相遇。

腦中回憶起彼時的青澀、稜角與稚拙,職場上人與事的磨合中,我有困惑、挫折、也有衝擊。帶著二十年的距離回望過往,對過去有一番再認識、新詮釋。新的視角讓我自然而然與過去的一切「和解」了,也透析一層超越的領悟。

我們習慣把人生看做一條直線,人在其中,按照線性順流往前走。走到預定目標,就是成功;沒有累積成就,就會像是爬山沒有攻頂,一直在半路上。英文裡說的You’re going nowhere用我們的話來說,就是「一事無成」。

 然而「going somewhere 的線性人生觀,驅使我們頭也不回向前衝,會不會讓我們愈走愈累,愈活愈窄?若沒有順利攻頂,會不會想到就遺憾?

職場生涯的第一個老闆T.C.透過網路來到我眼前,在回顧中,我的「過去式」與「現在式」相接了。我發現:當時嚥不下的一口氣,多年後的此刻從口中吐出,已然化為一小縷清風,飄離眼前。短短三年職涯如曇花一現,我因重病隱入沒有頭銜、名片與人際網絡的靜默中;當時的淚與痛,此刻再嚐已不再鹹、不再苦,而是苦裡回甘。

看似直線的時間彎折起來,「現在」與「過去」切合時,擦出了和解與寬容的火花。如此首尾圓合的完整感,讓我幡然領悟:人生其實不是一直線,而是圓形的。圓形的人生跑道裡,沒有要先贏一步的起跑點、也沒有怕輸人家的終點。若不執著going somewhere, 人生的價值就不在攻頂爭勝、傲視他人。每個「keep on going」的當下,密密相連,自然就串接而成一個屬於自己的美麗的圓。

看著老闆給我的留言,我想告訴他:我現在很好,無需為我擔心,也不用感到遺憾。展望一個圓形的人生,過去、現在、未來彼此相連映照,隨時都可以是圓滿的。我相信這是年齡給我們的歷練、時間贈送的禮物。

朋友們,一起來畫圓吧,飽滿充實自己的人生!

延伸閱讀:  〈開發自己的沃土─我的全職媽媽教養心路〉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rene0210 的頭像
irene0210

Irene的安心小窩 ─ A Cozy Little House of My Own

irene02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