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個星期二、三是小熊這學期第一次段考的日子。小熊向來對學校要求的作業和考試,都能按部就班準備,學習情況並不令我擔心。小熊雖然乖巧規矩,但個性算是正向開朗,尤其喜歡與我分享學校生活點滴,每次話匣一開,總是嘰哩呱啦聊到忘記時間。但是從上星期開始,我發現她偶爾有點悶悶的,吃飯時話變少了。

我問小熊:「考試考不好嗎?媽媽不會責怪你,不用鬱悶啊!」

小熊說:「不是啦!考試成績還好,……就是有點煩煩的。有時候功課和罰寫一直寫,有點快要吐。」小熊停了一下,摸摸胸口,說:「好像這裡有一塊重重的東西壓著的感覺……

聽到年紀小小的孩子這樣形容,忍不住在心裡默默嘆氣。

其實不只孩子心裡悶悶,最近連續幾天讀著報紙上「十二年國教」相關新聞,我心上也出現一股沉甸甸的壓迫感。除了先前一直未清楚定案的「特色招生」議題,最近的話題重點是「免試入學超額比序」。隨著各個招生區超額比序資料逐漸公開,我發現各區比序項目繁多又複雜,除了之前大家所知悉的「會考」,還有「體適能」、「社團參與」、「多元競賽表現」,甚至有些招生區還要求「英語檢定能力」和「技職證照或資格檢定」…..

琳琅滿目的比序項目,令人瞠目結舌。所謂「免試入學」,取消了「基測」之後,看來要「比」的項目似乎是更多更困難哪!這樣的免試比序,恐將助長「功利主義」的精神和「分分計較」的迷思。可以想像,將來坊間會出現「體適能補習班」、加強競賽能力的各種「才藝補習班」;校園裡,可能會出現各種細瑣分類的幹部名稱,例如「板擦股長」、「掃把股長」等。

小熊是即將接受103年「十二年國教」的第一屆國中生,然而從進入國中以後,她所經驗的的國中生活,並沒有因為身為「免試」的第一屆而與學長姊們有所不同。面對小熊這一屆的「十二年國教白老鼠」,學校方面並不敢鬆懈,老師們一樣拚命教學和要求,孩子們的考試還是一樣多,因為學校和所有孩子、家長一樣無所適從。

 

「無法預知會遇到什麼樣的方案和制度,只能盡量儲備實力」─比起以前的基測,讓人霧裡看花的「十二年國教」,一定讓許多學校和家長、孩子多了無奈與不確定感,因此大家對於「免試」和「國教」都不敢「放心」地妄想,只好仍舊以「參加招生考試」的安全思維為努力方向﹝即使不太清楚將來要面對的是什麼樣的「考試」……﹞。

除了面對一個「不知長相為何」的考試大敵,最近逐漸曝光的「免試入學超額比序」,更是讓人不知何去何從。就以「學習競賽」這一項得分來說,以我家的情況就有點不利。從孩子國小時期,我秉持「多元智能」的理念,捨棄所有學科的補習,把時間用來接觸畫畫、書法、音樂、游泳、桌球、扯鈴等藝術和體育活動。但除了落實於日常生活,我們從來沒有以「參加比賽」作為孩子學習的目標,因此這些沒有任何個人或團體競賽成果的「多元學習」,將無法「有效反映」在「超額比序」的得分裡。

   身為第一屆「十二年國教白老鼠」的學生家長,我盡量關心和了解這些變化,但更想在混亂中努力安定自己的心神。不後悔過去,不憂慮未來,定睛於眼前吧!一定要在「理性務實」和「隨波逐流」之間,穩定好自己;不能因為「分分必較」,而讓孩子奔波於競賽和將來可能出現的五花八門補習班
......

我告訴孩子,現在就配合學校的教學和要求,盡量把書讀好吧!小熊說:「媽媽!如果以後我弄得不好,進一個不怎麼樣的學校,妳會難過嗎?像瑞瑞媽媽說的那樣……

我突然想起,對孩子期望甚高的瑞瑞媽媽曾經問我:「如果將來小熊沒有考到你以前讀的好學校,妳會感覺『沒面子』而不敢對人說出口嗎?」

我給她的回答是「不會」,當然不會。也許因為我已不在職場,無需擔心會有同事來跟我詢問和比較。但真正重要的是:孩子是一個「個體」,而不是我的「面子」;我的「過去」,也無法成為她的「將來」。

我同樣把這個答案告訴小熊。其實,我更想對孩子說:將來無論你讀哪裡、表現如何,你都是我的孩子!目前「免試入學」似乎仍無法免除壓力,但無論制度怎麼改,我們都一起來安定面對;只要你盡力,任何結果都是最好的表現,媽媽都歡喜!

 


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rene0210 的頭像
irene0210

Irene的安心小窩 ─ A Cozy Little House of My Own

irene021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